当前位置:首页>ipx-616>列表

对话next于国平:不断推进核心技术创新 为下一个世纪做出贡献

“在软件定义的汽车时代,无论使用什么软件,都需要通过机械装置来实现,这些技术也需要不断更新和发展。”在2021年上海车展上,日本精工株式会社(以下简称为NSK)执行役常务、中国总裁及恩斯克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 郁国平老师在接受格视汽车采访时说。

左边是精工股份有限公司执行董事、中国区总裁、安信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于国平先生

随着电气化和智能化的推动,汽车行业新一轮的技术革命正在加速。人们开始为更高级别的自动驾驶场景落地的成就欢呼,感叹软件汽车时代的美好,却总是忽略它。硬件是决定软件边界的关键。事实上,技术革命的每一步都离不开包括NSK在内的各种企业对基本元件的不断研究。另一方面,作为全球轴承行业的知名企业,NSK将如何判断汽车市场未来的变化?如何应对新时代带来的新技术测试,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汽车行业的技术改造方向。

未来车市增量有限,零部件企业需乐观但谨慎应对

当"未来5-10年内想要超过3000万辆年销规模仍有些困难"被问及如何看待中国汽车市场的发展趋势时,于国平认为有必要乐观但谨慎地看待未来的市场变化。

事实上,受疫情影响,2020年国内外汽车市场都将出现一定程度的下滑,尤其是全球新车产量已回落至2011年的规模,不足8000万辆。2021年,随着海外疫情的逐步控制和疫苗的使用,汽车市场的表现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提升。

其中,由于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国家和地方政策的大力支持,中国汽车市场在过去一年迅速复苏,新车年产量和销量较2019年分别小幅下降2%和1.9%,分别达到2522.5万辆和2531万辆。2021年第一季度,中国汽车产销分别达到635.2万辆和648.4万辆,同比分别增长81.7%和75.6%。基于这一良好趋势,中国汽车工业协会预测,2025年汽车销量有望达到3000万辆。

然而,在于国平看来,中国的风险在短期内是可控的,而疫情引发的芯片短缺、原材料价格上涨等海外冲突日益严峻和不容乐观。2021年汽车市场的表现还有待观察。此外,“2021年海外风险仍较严重,或在2022年缓慢减轻,其中芯片短缺问题也许在今年底能得到缓解。”随着长期高水平发展的原材料价格上涨,将进一步考验产业链的合作模式。基于NSK 2020年经验,郁国平建议,企业合作中应加强沟通,形成供货、需求可视化同时,主机厂与上游供应商、原材料企业应签署涨价联动机制,携手共进,共渡难关。

就中长期发展趋势而言,于国平的观点是,消费者对智能、电气化等新兴技术的需求将在中短期内为整体汽车市场销售提供一定的增量空间,但对长期汽车市场而言,有必要认识到两点。一是增量的不一定就是总体车市需求,新能源的需求将会出现高增,而传统燃油车的需求日渐下降;二是伴随人口老龄化、城市建设限制等矛盾突显,汽车共享化或成主流,车市整体需求增长也许会放缓。

基于此,于国平表示,如今,零部件企业需要切入终端用户需求的痛点,引领技术革命的变革,以坚实的核心竞争力在未来的市场竞争中保持不败之地。

全面电驱动时代加速到来,核心技术还待革命性突破

2021年,中国正式启动“十四五”计划和未来15年汽车工业发展规划。根据去年底中国发布的《节能与新能源汽车技术路线图2.0》和《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年-2035年》,到2025年中国新能源汽车销量将达到20%,到2035年,中国节能和新能源汽车各占一半。这意味着全电驱动时代正在加速。

对此,于国平指出,未来传统燃油汽车的比重将继续下降,纯电动汽车的方向将保持不变。但基于中国乃至全球碳峰值和碳中性的目标,以火力发电为主的纯电动汽车将是短期内的非最优解。因此,在更清洁的可再生能源推广之前,混合动力系统是更好的选择。基于此,“在未来5-10年间,燃油、混动和纯电动将呈现三足鼎立的格局。

但与此同时,面对未来的全电驱动时代,仍然存在许多技术瓶颈

近年来,随着电动汽车驱动系统小型化和轻量化的不断发展,以及市场对驱动电机高效率的需求日益增加,要求支撑驱动电机的滚珠轴承具有更高的转速。但是球轴承高速旋转下,发热、,保持架破损,等都是其亟待解决的课题。

解决

这一问题,现阶段NSK已发布第三代电动车驱动电机用高速球轴承(Gen3),适用于dmN*1=180万以上的高速运转工况。据悉,本系列的脂润滑深沟球轴承可实现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转速,降低电动车能耗,延长续航里程,同时通过驱动电机小型化为扩展车内空间做出了贡献。”伴随技术的不断发展,对高转速电机的需求逐渐提高,我认为,高转速球轴承会在未来5年内迎来较大发展。”郁国平透露,NSK是目前为数不多能够生产超高速球轴承的企业。

超高速球轴承(图片来源:NSK)

基于NSK在超高速球轴承领域的技术积累,其推出了新型电桥,从而在实现小型化、轻量化的同时,进一步提升电动车的续航里程。另外,NSK在其超高速电机与齿轮箱中间,还推出了基于NSK独有的摩擦学技术开发的牵引减速机构,将之置入电桥中,能够实现电机在高转速运行的情况下,更为静音的减速。

新型电桥中,NSK搭配最新的扭矩传感器和电动动力流切换与2挡减速机构完美匹配,实现平顺换挡和高效传动,从而为电动车驱动系统提供了全新解决方案。

2挡平顺换挡电驱动系统(图片来源:NSK)

而伴随智能电动车技术的不断推进,NSK发力电动制动执行机构,采用其全球领先的滚珠丝杠技术,能够非常精密地将刹车指令执行到位,且集聚体积小、重量轻、高性能、高响应速度及更高安全性等优势于一身,可适用于纯电动车及燃油车。“目前这项技术已于今年4月开始在华投产,伴随未来新客户的不断拓展,其产能将进一步攀升。”郁国平透露称。

此外,基于NSK在机电一体化方面的优势,其还进一步推出支持自动驾驶技术的线控转向器,在实现高速时直线稳定性的同时,又能保证极低速下的操控性。而当与高输出的转向执行器相组合后,亦适用于卡车等大型商用车。

线控转向(图片来源:NSK)

而最后,NSK集成上述技术优势,于本届车展上带来了集群漫游模块,采用一体化设计,同时具备行驶、转向和制动功能,搭载负载传感器及车辆高度调整机构,可自动调节各模块的负载平衡,可适用于智能物流车、智能巴士等各种车辆

NSK集群漫游模块(图片来源:NSK)

固传统、扩新品,NSK“两条腿”走路迈向下一个百年

诚如前文所说,时代正在快速变迁中,但市场体量却很有限,优胜劣汰渐成必然趋势,越来越多的边缘企业或上演汽车产业的“敦刻尔克”大逃亡。

“面向未来,我认为行业内将加速整合,优质企业或不断吸收兼并剩余产能,强者恒强。”郁国平介绍,目前,几大国际主流零部件企业均加大转型力度,不断开发出新的技术、材料和产品,但同时本土企业也正加速迎头赶上。“作为外资企业,我们不能原地踏步,吃老本,需不断创新,打造更高的核心竞争力。

于NSK而言,基于深耕零部件制造领域百余年的扎实积累,其目前已形成基础科学的研究、与国际主流主机厂建立长期可信的合作模式、制造加工及质量管理、精工和智能制造等四大核心优势。

但很显然,想要争夺未来更大的市场份额,驻步眼下还远远不够。“还需在保持现有产品份额的基础上,加速提升新技术、产品的研发和商品化。”郁国平透露,“未来5-10年,我们需要两条腿一起走起来。”

NSK于上海车展展台(图片来源:NSK)

与此同时,他还进一步肯定了中国市场的重要性。

近年来,在中国政府对创新科技和汽车市场的重大扶持,及庞大市场对于新鲜事物的极大包容度下,让中国成为了诸多新兴技术的培育沃土。但同时,技术革命高速发展期瞬息万变的市场格局及日新月异的市场需求,对每一个想要借力“中国速度”快速发展的企业提出更高要求。

基于此,郁国平表示,接下来NSK将进一步加速在华新产品的研发、推广工作,“我们希望这些研发成果能够在未来成为NSK中国新的竞争优势。”

“NSK是家百年老店,面向未来100年的生存,我们还需考虑一些新的技术领域、行业、产品,从而实现突破性的革命,才能在未来维续更好的生产和发展。”郁国平如是说。